广元做网站
| | 保存桌面 | | 手机扫二维码

广元做网站

做网站

欢迎:首页 » 网站

介绍
总不能一直蹲在这里?现在总归危险了,还不如往前走去,万一被他们摸着插子,我先说明身分。勿相信,可以一起到镖局里去问。不肯去,那末我同你们一道到抚台衙门去,衙门里的小老爷我认得勿步,只要碰着一个熟人,托他做个证人,就没有危脸了。张文祥想到这里,倒也比较定心了,所以只当没啥事,往准城门洞里去。

你走过去,城门洞里的这班清兵早已在注意你了,看见这个小伙子在那边望了一歇,现在看他走过来,故意提高喉咙:“呔!什么样人?站住!”文祥这时已经到了城门口。“是。”嘴里答应,人马上立定,一个小老爷毒过来:“你瞧!”起个指头对准城墙上一指。张文祥头调过来一望,一张堂皇告示贴好在那里。上面与着:不管什么样人,进城一律搜查。文祥想,既然碰到了,有啥办法?要出事体总归要出的。“好,请搜吧。”文祥说完,把两只手举起来,这个小老爷踏上一步,起两只手往张文祥肩胛上探过来。这个检查叫“抄把子”,是从肩胛上摸起,一直摸到脚趾头为止。张文祥心里在“别,别”的跳,为啥?紧张。若是把刀查出来。事体勿会一点点,即使唾沫水说干,还不知有用没用?

正在要紧关口,城里出来一个... [介绍]


快速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做网站
  • 电话:13222222222

文章